完美小说网 > 言情小说 > 君须怜我 > 第二章
    表小姐兼未来二少夫人到山上遇惊的事很快地传回踏月山庄。

    韩夫人连忙叫人唤大夫来诊断,派下人去熬压惊汤,生怕自己这乖巧无比的甥女有什么不测。到底是什么事情让净初惊吓到?问碧映,也问不出所以然,只好等净初清醒时再说了。

    不久,当接到消息的韩霁由商行中快马奔回来时,云净初已喝了药汁,在韩夫人的半强迫下睡了,所以韩霁没能问清楚表妹受惊的原因。

    如果是被什么野兽吓到,他会立即派人搜山,将山中所有禽类兽类赶到别处,不会再让柔弱的表妹受到第二次惊吓。但,倘若是……人,那他生平绝不与人结怨的人,也断然要破例,绝不饶了伤害到她的人。

    在他十二岁那年,姨娘临终前,将净初的手交给他握着,便代表他得穷尽一生去扶持他唯一的表妹,尽己所能地给她最好的生活,而不受委屈。净初便成了他此生要保护的人,比他的生命更重要;因为姨娘信任他,交付了他。

    他斯文俊美的面孔泛着冷冷的气息,只有在此刻,他才有一丝丝像“韩”家的孩子。韩夫人深深地看着自己的儿子。然后心中不免想到另一名韩家的骨肉,那位拥有绝对韩家真传的孩子,已出外流浪十年了连自己的父亲辞世也不曾回来的孩子,的确不愧是韩家人!够冷血。

    她的孩子在外貌上有一半像她,在性格上更是。总是宽以待人,凡事都会替别人想,体贴且面面俱到;幸好,流着韩家精明的血液也让他成为一名厉害的商人,没让他因为善良而遭人欺骗。

    她曾经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能有韩家长子韩霄那般的气势与性格。因为那才是真正完承袭了韩家的血统。

    而那名离家十年的孩子,真的不回来了吗?他真的不原谅她吗?那股恨意居然可以深到连父亲死亡也不回来奔丧?她答应过大姊要好好照顾韩霄的,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娘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将怒气平复的韩霁端了杯人参到母亲面前桌子上,体贴地替母亲肩。

    韩夫人叹了囗气。

    “还是找不到你大哥吗?”几乎每个月,她都会问一次。

    他们找了他五年了,前五年之所以没找,是她的老爷那死硬脾气不允许,他们这对父子相同倔强。直到老爷死后,她与儿子都认为韩霄才是韩家正统血脉的继承人,而跃日斋也该是韩霄所继承;可是,怎么找也音讯无。

    “如果大哥不愿让我们找到,那么,纵使我们布下天罗地网也是枉然。看开些吧,娘。至少,从江湖上的传闻可以知道,大哥过得很好,他是令人又敬又畏的剑客,人人闻风丧胆的。”韩霁的语气充满骄傲。他的大哥永远是他心中伟大的英雄。

    韩夫人笑道:“那孩子打小就不凡,怎会是池中物?若不是在商场大显身手,也会是在其它方面傲视群伦,他是个韩家人呀!”忍不住又叹息了:“他也二十六岁了,不知道可否娶妻生子了?总要带妻子回来祭拜祖先吧。难道他真的不要这个家了吗?”

    韩霁安抚道:“我相信大哥总有一天会回来的,怎么说,这儿仍是他的家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了。”她衷心企望着。

    即使韩霄的归来会是代表着一场无可避免的灾难,她也会咬牙承受下来。对与错,在不同人的眼光看来,都有着不同的解释。这一点,在那孩子强烈的黑白分明中,必是一件绝无可宥的错事吧?

    韩夫人无力地在心中沉沉叹息。

    惊醒于深沉晦暗的夜里,更夫的打梆子声中,传来三更天的声响,也唤醒了她依然受惊的心神。

    云净初睁大一双黑白分明却无法视物的美眸,脑中不断地涌起白天那一段受吓的回忆。

    是怕吗?是悲吗?微微的心伤触动泪意,又让珠泪成串,占领了玉般的芙蓉面。右手的掌心传来一阵疼痛,她才发现始终没放开的小拳头中,正紧握着一只物品。是了!是一只腰饰!她记起来了。即使在碧映替她更衣时,她依然无意识地死握右手拳头,怎么也放不开,扎得掌心刺痛不已!是他硬交给她的……什么呢?定情物?!

    如被火炙伤到似的,她紧握的小拳头猛然松开,手掌里的腰饰滑落在被子中;她发抖的左手轻轻抚上右手发疼的掌心,有些肿,并且热热地疼着,一如她被狂掠过的唇。

    老天爷,她怎么了?

    而那位以鬼魅的形踪来了又去的男子,为什么欺侮她?明明,他那口气,那气息没有流气的轻浮,却仍是非礼了她!他那样又是什么意思呢?他叫她名字的方式令她战栗,一如他唇舌的侵犯在当时她吓坏了,什么也不能领会,只一味地吓坏心神。可,为什么在一片宁静中回想时,却渐渐升起奇异的感觉呢?

    有些悲伤,有些失落,以及沉沉地像失去了些什么……

    急切地伸手在被子中摸索,又将那只冰玉握回手中,眼泪垂落得更凶了……为了心中的恍然领悟。那是不可以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