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美小说网 > 言情小说 > 君须怜我 > 第五章
    时光随流水飞逝,百花开到三月已臻盛,争妍斗艳美不胜收,目不暇接。而韩家的喜事已开始紧锣密鼓地筹备了起来,南北什货快马传送。踏月山庄的正厅加六个院落部大肆清理整顿了起来,趁这次喜事,索性翻修检视一些较陈旧的建筑。仔细算起来,踏月山庄建成有三十年,这么大规模的翻修可是首见!连佣人房也盖了新眷舍,下人工作得更加起劲。

    这山庄里里外外,洋溢喜气洋洋的气息。许久没这般热闹了。

    日子愈近,云净初的心情渐渐沉重而认命。

    如果今日她身体健,没有任何残缺,那她一定会勇于追求自己的爱情与幸福。可是,老天教她生来便失了光明,在人生的每一次抉择上,她只能仔细去选一条不拖累他人,而自己安然的路走。从来,她就不曾希望能与韩霄那狂狷不拘的男子结成连理;她不配,既是不配,就别妄想,还是好生待在安的小天地中,平凡地过完一生吧!

    如果事情重新来过,她万万不会让韩霄看到她,不让两人之间有产生倾慕的机会。那对他不公平,对她也太残忍;只是呀,人世无常,少有如意处。她对个中滋味再了解不过了,不是吗?

    她只能祝福他。

    日子愈近,他也愈加挣扎于自私与成之间。

    夜夜,他由竹林那方传来琴音,让她泪沾枕巾。在夜的最尽处,与黎明交接之前,偶尔,她会迷蒙地看到床边彷若站了个人,以温柔且痛楚的眸光在抚慰她;而她,竟也是由那时才真正得以入眠。

    以他的狂狷强悍,他大可强掳她走,强占她的人,但他不。他是珍惜她的,而且,他也绝不夺人之妻。如果今日她不是韩霁的未婚妻,他尚不须忌讳太多,但她是;再如何不畏世俗眼光,也不能让韩家声誉因他而受辱。

    他狂放的限度以不波及无辜旁人。

    虽渴望见他,却也感激他不再出现。

    她就将是人妻了。而这般蚀骨的思念呵,何妨当成回忆的方向,在往后日子中独自品尝。也许,这是一项恩典,可是,她不知道怎么样才能把身心分开;怎么能在心中系着所爱,而又以一具身子去迎合另一个不爱的男人?

    但,失明的她,有抗争的权力吗?她的人生就一如她的眼一片黑暗,由不得她去奢想。

    远处的喧哗声渐渐传来,打破了她这方的宁静与思绪,她叹了口气移身到一方窗口。明白又是碧映带人过来要替她量嫁服、裁新衣,以及担来一大堆布疋花粉什么的,她们正在为她五日后的婚礼忙着。

    “小姐,您摸摸看,这是江南一流师傅替您赶制好的嫁服,上头的绣工真是精致无比呀!穿在你身上,天下的新嫁娘谁比得上你的天姿国色。”

    碧映边说边摊开嫁服在云净初身上比对着,一迳开心地幻想主子五天后迷倒新郎倌的绝美扮相。

    云净初轻抚着衣服上头的绣样,有些失魂地迎着风拂来的方向,一句话也说不出口,让春风拂去她满心的愁怀。她一直不让自己因缺陷而怨天尤人,可是,老天原谅她,此时她真的泛起一丝丝恨意,恨姥姥当年的狠心绝情,在她出生之初便让她失去看这世界的权利。

    她不要求幸福,不要求平安快乐。如果愿望是能实现的,好不好让她能够在一瞬间回复光明?让她能在些微的乍现光明中,看到她心所念的那名男子,只要一眼就好,已足以永生镌镂在心版上了。

    那么,她再无所求足以沉寂过一生了。

    但……能吗?

    碧映终于瞧见小姐的落寞之色,挥手要一票仆妇退下,才轻声道:“小姐,您打从山上回来就一直不对劲了,这可是不行的呀。”她不说,并不代表她无所觉。偶尔一、两次从大少爷与小姐错身而过时,她便能感受到令她害怕的不寻常,而那种强烈的情愫教她想自欺太平无事都不能,只是,幸好他们没有更近一步的言谈或举止,小心且合宜地抑止不该有的事发生。可是,小姐的日渐消沉已令她不能坐视了,心下不禁暗恨大少爷早不回来、晚不回来,偏要在小姐快要为人妇时回来吹乱一池春水,拨弄小姐平静且纯洁的心湖。她承认大少爷那种出凡不群的表相、气势无人可比是百年难以一见的伟男子,身上强烈的孤傲狂气令女人心醉神迷,但,不能是她这娇弱的小姐。小姐是一朵必须小心照拂的倾城名花,娇贵到一丝丝风雨也承受不起,这也只有温柔约二少爷才能小心守护她了。反观大少爷,是野火、是飓风,在在显示着最极端的狂烈,没有坚强心志的女人是担不起他那种爱意的;这种爱,一个不好,便会使人受伤害,却也致命地吸引人。有了这种人出现,温柔的表现反而会被视为乏味的温吞,反而深受热切情怀的吸引。她希望小姐能理智,看清二少爷才是能给她幸福的人;大少爷那种人,充满一身沧桑,很不容易爱的。

    “小姐,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碧映。”她悠叹,坐在身后的贵妃椅上:“我知道我必须走的路是哪一条。”只是,她多希望在这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