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美小说网 > 言情小说 > 君须怜我 > 第九章
    “什么?退出江湖?!大哥,您未到三十,即有退意,这往后的日子,何以为继?”

    车行复又过了十日,抵达扬州城,在客栈歇了脚,趁范小余在房内为云净初打点时,两兄弟坐在上房的门廊扶手上对话。韩霄说出了他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咱们不是说好,要一边探访名医,医治大嫂眼疾,一边游尽名川胜景的吗?

    怎么却要找荒僻的地方落脚,从此过着凡夫俗子、专管柴米油盐的生活?”朱追阔惊讶得下巴都快掉了。

    韩霄看着天空,闲云如棉,晴天如洗,妆点着蓝天的颜色。

    “早先,我执意要净初出来,的确是为了看名川胜景、游历人间,见识各地不同风土民情,但我忘了去体她的心情。她看不到,对每一个陌生的地方适应都必须花上很长的一段时日,一个看不见的人,对环境有着我们不知道的恐惧。那么,今日我们到大漠、到江南、到各地,对她而言都是相同的难受吧!最重要的,江湖诡谲,有了冯金娥那件事,难保不会再有其他,你也明白江湖上流言伤人,已传出对净初不利的流言,这样的环境,待下去又有何意思?以往咱们可以毫不在意,但今日不同,你即将娶妻,而后,咱们各自会有子息,是该定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每一个过程的句号,都是另一旅程的起始;安定下来,何尝不是另一种人生历练。韩霄以豁达的心境陈述。

    朱追阔仔细想了下:“也对。但嫂子的眼疾”

    “咱们先到肇庆沿海一带落脚,用五年的时间在江南一带暗访名医,这事不会搁下,但营生大计也得有所计画。如果你尚无此打算,那么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!大哥,小弟是跟定您了!咱们一家子可是不分彼此的,小弟还得仰仗大哥替小弟张罗婚事哩。”朱追阔忙挥手打断韩霄的话尾。

    “好兄弟!”韩霄低笑,击了他一拳。

    “既然咱们要在肇庆落脚,那为何又在扬州耽搁?反正嫂子也看不到美景。”

    老实说,他老哥近来善变得很,倒教他一头雾水了。

    韩霄扬起唇角。眼光复又深沉:“我在等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虽然明知道眼前这情况不大像可以追问到答案的样子,但朱追阔仍忍不住要问:“谁?”

    “你会知道的。”他举步走向他,正好扶过被范小余领出来的云净初。“你们小俩口聊一聊,我们夫妻失陪了。”

    彬彬有礼地告退,不理会朱追阔的吹胡子瞪眼,他一把搂起妻子,往客栈后门走去,外头的骏马已候多时。

    “相公,咱们要出门吗?”她掀起帷帽一角,寻到了丈夫的方向,柔声问着。

    “咱们去游湖。”他以唇咬下她的纱网,然后隔着薄纱印下一吻。

    羞得她忙将面孔往他怀中藏,再也不敢抬头了;更是忘了阻上他在光天化日之下对她做种种不合宜的举措,便任由他抱着出门。

    直到上了马背,她方开始惊惶:“霄……: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怕。有我。”他牢牢地搂住她身子,让她安稳地栖息于他怀抱中。“我只想让你领略一些不同的事。扬州是个宜人的地方。我会慢慢骑,不怕的。”

    “很多人吗?”她面孔转向四周,但风声过耳,令她听不到是否有许多人在侧目观看。

    韩霄低沉笑着。扫了眼四下,怎会没人?只是,有人又与他夫妻何干?

    “抱住我,咱们跨下的马儿要扬蹄开跑了。”

    吓得云净初直将双手使力圈住他腰,动也不敢动。骑马呢!那是她生命中连想都不敢想的事。韩霄怎会有这番兴致?也……不怕惹人非议?

    不过,他几时怕人非议来着?唉……

    不管是怎么样的他,只要能开心展颜,就是她衷心……所盼了,不该奢求太多。

    至于骑马……许久许久之后,她才渐渐平复恐惧的心思,用感觉去领受迎风拂面的速度感。在他铁臂中,当然是安的,但说要完不怕,可又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一上一下的起伏,渐行渐快的速度,既惊险、又刺激。她真的很想体会男人喜爱驰马的原因,但她就是无法适应得来,到最后竟是愈来愈难受的晕眩直下胸腹翻搅,可是在韩霄这番兴致之下,她不愿扫他的兴,硬是埋住自己的不适与苍白,只盼早点抵达目的地。

    幸好不久之后,他们已达湖边,可是韩霄终于也发现到妻子的不对劲。那一脸的惨白泛青,岂是白纱掩得住的!他抱她到柳树下,掀起她的帽纱:“怎么了?不舒服吗?多久了?为何不说?”一连串的问句,担忧又挟怒。

    她已能明白这种怒气是他关心且着急的表现之一,所以不会害怕,只感到抱歉。忙道:“没事的,相信一会儿就好了,可能是不习惯在马背上颠簸的关系吧!”双手轻拍双颊,想拍出一点血色证明自己已然无碍。

    她这样拍,可有人受不了心疼得很。轻握住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