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美小说网 > 言情小说 > 君须怜我 > 第十章
    决定在扬州住两个月,是为了给云净初安胎,但也代表韩霄必须去忍受一些骚扰与麻烦。

    客栈毕竟龙蛇混杂,不是久居之地。于是韩霄购得一处荒废的宅第,请人稍事整修后,便搬了进去。尔后,萧家三兄妹即成了新宅的常客;而不速之客也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短短半个月之内,江湖人已得知冰人韩霄娶得一名如花美眷,天下女子的姿色集起来也不及云净初的美貌一二。否则韩霄岂会不顾伦常地夺弟之妻。

    幸而这些流言皆没传入云净初耳中,反正她原本就不是喜欢外出的人,现今又因安胎的缘故,几乎是足不出户了。只不过,她偶尔会感应到丈夫的焦躁怒气,心里知道他有事搁在心中没告诉她而独自烦闷。

    每日清晨醒来时,韩霄都会在房中为她插上一瓶白莲,让她得以仔细摸索个明白。而他就坐在案牍旁看书;也或者在凝视她。

    今日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听到他丢下书本,看来是准备休息一会。她走向他:“累吗?”一双温暖小手抚上他额角,轻揉着。

    “不累。”他抱她坐在膝上,直直看了她良久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今日有害喜吗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,这孩儿并没有太折腾我。”

    韩霄一手轻放于她小腹。

    “霄,你有心事。”她肯定地陈述他的行为。

    “不。只是为你的眼疾感到束手无策,又怕贸然以各种偏方治疗,会伤到你身子。”流言之事,是他绝对不会与她分享的心事,而且那等小事也比不上妻子复明的事重要。

    云净初咬住下唇,一会儿才闷声道:“没见过比你更固执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我是独一无二,并且是你的相公。”低头吻了吻她唇瓣,心疼道:“别咬了,当心多生出一个唇儿。”

    她笑着往他怀中钻,忍不住说出心中所盼:“我今生别无所求。只要能神迹乍现地让我看你一眼、看咱们孩子一眼,就是永世不见光明亦无憾。霄,谢谢你这般为我,并且毫不嫌弃。”

    “傻子,我爱你啊。不为你,为谁?”

    这算是韩霄在语言上最亲密的一次剖白了。云净初双眼淌出了泪,颤抖应道:“我也……好爱你,爱得心都疼了,只希望,今生今世都能为你抹去悲伤、分担你所有的痛苦。”

    他起身,将她往卧榻上带去。灼灼的眼中闪着某种深思,也为妻子的告白而感动不已,尤其她是这么一个保守的女子,能说这种话,当真难得了。

    “夫君?”她身子被放在床上,让她讶异得都快结巴了。很难不把他的行为想歪……

    韩霄看她脸色就明白她心中所想的,居然仰首大笑了起来。尤其每当妻子有礼地唤他“夫君”时,都是为了提醒他的不合礼教。他当然明白她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夫人,你多虑了。即使夫君我百般想与你燕好,但为了孩儿着想,我想,我还不至于好色到莽撞的地步,你尽可收起惊吓的神色。小生这厢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被丈夫一番话逗得红潮更加汹涌,云净初抓过被子蒙住身子,怎么也不敢理会他了。

    她还能怎么想?才刚起床就又被抱回床上,又是刚倾诉完爱语,正常人都会很自然而然想到旖旎的方向去呀!尤其对象是他,这个人向来不管白天黑夜,想与她燕好时是什么也不管的。

    呀!羞死她了!

    欣赏够了妻子的娇颜,他坐在一侧,轻声而正色道:“这些日我与萧家长公子研习血咒方面的事,他也借了我数十本有关咒术的书籍。”

    “那,你有何心得?”

    他静默了半晌:“当年你姥姥以自身的血封住你双眼而下咒,却又能完好不伤你眼,确实不可思议,想必她本人除了武功高强外,也研究了不少有关咒术的书,或者本身有奇遇。那……这些日子以来,我得到一个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她隐隐有不安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姥姥以血亲之血封住你,若要解开,是否可以相同地以血来解咒?”他无声地拿出一把匕首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他在自己手腕上划下一刀,仍以若无其事的口吻道:“我在想,若用一个真心爱你的男人之血去解,是否能够行得通。”

    温热的液体一滴、两滴地落在她面孔上,云净初突然明白那是什么东西!是韩霄的血!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伤害自己,霄,霄!你哪儿在流血?”她惊慌而狂吼的双手在空中探寻,想抓住他,却反而被他一手擒住。

    “别动,乖乖的,我要以我的血逼出那些令你失明的血!不要流泪,别哭,我不会死的,这一点血,”

    云净初拼命摇头,泪花成河,串串而落。

    “快止血呀!不要这么傻!求求你,霄!”但她知道哀求并没有用,于是她尖声大叫:“追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