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美小说网 > 言情小说 > 君须怜我 > 终曲
    二十年后。

    韩霄兑现了他给云净初最大的承诺。

    只要能见光明,等待多少年都不算晚。

    昨日,小弄潮儿领着未婚夫回山上,明知大家早知道她在外的一切作为,以及她“抓到”未婚夫的过程,仍是喳呼不已,非要自己再来说书一下不可。

    于是让她花掉了一日的光阴,其母云净初的眼睛大事只好顺延了。要不是后来韩霄沉不住气,恶狠狠地瞥了女儿一眼,那丫头还道有了未婚夫就什么也不怕了,但老爹毕竟是她最“尊敬”的人其实是畏惧;所以只好收起尚有一肚子的故事,请未来老公去给娘娘治眼疾了。

    今日聚集在此的人还真不少。

    休说原本就住在这儿的人了。韩老夫人、韩霁以及其妻燕融融,然后是韩震须与二名妹妹韩嬉雪与韩逐云,如加减减就是一屋子的人头;连当年服侍云净初的碧映也与丈夫跟来了。

    这山上的宅子,此刻简直成了客栈,人多得都快没地方住了,就为了等云净初复明的一刻。

    说到这儿,不免要提一下,当年韩霄因女儿溺水而决意迁居山上,找的地方也不是别处,就是当初云净初母亲与姥姥安息的地方。隔了一个山头,要祭拜很方便。将云净初的父母合葬一处,而把姥姥葬于孤崖顶端,这是当年韩老爷子的主意,往后修坟时便没有再变动过了。

    这般庞大的阵容挺吓人的,要是母亲大人没有如期复明,那韩弄潮可能会被揍成肉饼。

    虽然机率非常小,但她也不免担心。

    贡献了自己的血后,一直想跟进去看治疗过程,但她那老爹居然二话不说地把门当她的面甩上;韩霄可不允许妻子能视物时,见到的第一个人不是他。

    敢怒不敢言的小弄潮儿只好坐在客厅等消息了。

    管又寒取出血与十叶凤凰果掺在一起捣成汁;因为不明白做法对不对,他谨慎地先用三分之一的分量去做。血咒的解法数十种,但他已勾勒出三种最有可能的做法,不再迟疑地端到床边。那一对年近中年,却光采迫人的夫妻正等待着。

    事实上,打上山一日夜来,管又寒并没有被未来岳丈逼问,却已得到肯定的眼光,这令他心中微微诧异。但基本上,能养出韩弄潮那种女儿的夫妻,本来就不寻常,管又寒也就没有多赘言些什么了。

    在动手医治时,韩霄终于开口了:“听说令师在世时,为人医治疾病,必得取走病人身上最价值的物品,你也是吧?”

    管又寒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么,你想由我们身上得到什么?”韩霄又问。

    云净初拉住丈夫衣袖:“霄,别这样。”因为丈夫口气有丝严厉,所以她低声阻止。明明在每一次的传书中,丈夫对管又寒相当赞赏,怎么一照面就想赶人似的,她可以感觉到管又寒是相当难得的男子,也深爱弄潮,他们即将为人岳父母的人,还是别刁难人才好。

    管又寒倒不以为这是挑衅。淡道:“我要两位的掌上明珠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卖女儿。”韩霄冷笑以对。

    “如果药材尚不够当聘金,那么,再加上‘爱’如何?”

    天哪,这两个男人在做买卖!

    韩霄笑了出来,抚着胡子,不再故作冷酷:“成交。烫手山芋就卖给你去操烦一辈子吧!”

    “霄!”云净初哭笑不得地叫了声。

    “别恼。净初,咱们开始解咒吧!”

    韩霄正色地指示。

    管又寒点头,上前去──什么是天?什么是地?什么叫做颜色?从一双眼中能去看到的,会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这一切的一切,在她三十七年的岁月中,都是由手的摸索来告知,从未能去“看”。

    当第一道亮光射来,她困难地闭上眼,为着长久黑暗的第一束光明而害怕讶异。那……便是“看”吗?好一会,她半眯的眼觉得自己能适应了。尝试张开,一条缝,然后渐渐睁大……白光逐渐散去,睁眼与闭眼已成不同世界,以往那都是相同的黑暗,但此时已不再相同了。

    她看到了一个形体,一个人。那般卓然不群、俊逸狂狷,双目炯亮隼利,却又含着醉人的温柔在看她,透露着焦急的神情。直觅的,她出口便唤:“霄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手抚上那熟悉不已的线条,那眉、那眼、那鼻、那唇……老天爷,她看到了!她真的看到了。

    “净初,净初,你看得到吗?”由那灵动有表情的眼眸已告知他一切。但他仍颤抖地要妻子亲口说出来,告诉他那奇迹真的存在着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的眼、你的眉、你的手……”她扑入他胸膛又哭又笑地唤着:“你的怀抱!而你是我云净初的夫君!天哪!我看到你了!我看到了!”

    “初次见面呵!夫人。”他托起她下巴对视。

    她轻轻一揖:“初次见面,老爷。”

    “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