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美小说网 > 言情小说 > 鱼妇 > 三 搏斗
    第二天中华南街的黎警官又被110电话召唤到风雨巷,而且这次直接被招进了异味馆。

    异味馆里放着两具尸体。

    一具是高邱武,另一具是只有上半身的沈秋雨。

    凶杀案吗?即使是做了十几年警察的黎警官也很惊骇:昨天还活蹦乱跳的高邱武现在竟然被法医判断为已经死了很多天,而只有半个身体的沈秋雨是怎么爬进异味馆也很难解释。调查了大半天只能归为匪夷所思。唐草薇态度依然是那么死板冷漠,让他很不喜欢,问了半天什么都问不出来,也没有旁证证明唐草薇杀人。毕竟高邱武昨天他自己做笔录还证明他活着,怎么会死在四天前就不知道了。而沈秋雨越发离奇,电视新闻早就通报他死在昨天早上,怎么能昨天晚上爬出来咬人?沈秋雨袭击唐草薇是左邻右舍大家都看见了,更难说唐草薇从唐川河里吊了半具尸体放在自己家里陷害自己。

    黎警官做完记录满脸迷惑地回去了。

    李凤-穿了围裙正在清洗昨天鱼妇爬过的所有地方。唐草薇的眼神很是厌倦,坐在古董椅里淡淡地喝茶。未关的门口那边,夏日的光线斜射进来,照着满屋木架上各式各样的瓷器、书画、玉石、木雕、漆器,那些灯光下流丽灿烂的古董在阳光下显得苍白而死气沉沉,正如唐草薇的脸色。

    “又出名了。”李凤-戴着手套用清洁剂把浴室彻底擦拭了一遍,“昨天闹得还不是普通的大,看来‘晚间新闻’又会上电视。”这浴室估计草薇不会再用,要考虑给他买个日式浴桶,还有手术室的门又要修了,那扇门也是古董;还有今天中午的菜还没有买,不知道吃什么呢;还有后院花草还没浇水、地板还没洗、桌面还没擦、今天是星期天该洗窗帘了;还有新从冰箱拿出来的麦门冬已经退了冰冻,要记得去煮茶,否则要坏了……

    “哼!”唐草薇端茶的手微微一颤,那杯茶水蓦然变成了殷红色。李凤-耳后微微一动,眉心蹙了起来,擦拭地板的手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厅里的气氛有那么一刹那变得死寂,“草薇,你救我的时候到底做了什么?”李凤-温言问,停下的手缓缓地往前推,像在继续擦拭地板,又像是要停止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救命之恩,必定涌泉相报……”李凤-温和地说,慢慢站了起来,他背对着唐草薇没有回头,“救命之恩即是救命之恩,无论你做了什么,李凤-都感激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如果想走就走,我从不留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你究竟做了什么,我不能确定是否该走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意思……就是……”李凤-似乎有些无奈,轻轻地吁了口气,“你知道我一直在寻找能够回去的方法。”他是被冰封在雪山千年的古人,李凤-的朝代并不在这里,即使时间已经过去了千年,他已经在这里生活得很好,但终归不属于这里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唐草薇冷冷地说,“时间就是时间,过去了就是过去了,死了就是死了,就算你回去了,该死的还是要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那边的事……还没有做完。”李凤-慢慢地说,“有一些事……不能没有了结……”他静静地站了一会儿,终于很清晰地说,“我已经找到回去的方法——只不过……草薇,我还不完你的恩惠……我走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唐草薇的声音死板平稳,仍旧没有半分波澜。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意思?”李凤-苦笑了,缓缓地说,“救人,分施恩与拼命两种。有些人救人,只是施恩……有些人却是……在拼命。我不是沈方那样不分目的的孩子,在李凤-而言,被施恩所救之命,感激,但不会看重过深,毕竟人之一生,在力所能及之时伸手助人的事太多……但是若是有人以博命之义救人——”他顿了一顿,深呼了一口气,“草薇我还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唐草薇淡淡地第三次问,就像他一点都没有听懂李凤-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用什么换了我的命?”李凤-终于一字一字问了出来,“你用你的命换了我的命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不会死的。”唐草薇仍是那表情、仍是那眼神、仍是那语气。

    “那么,为什么会吐血?”李凤-平静地问。

    唐草薇静静坐着,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李凤-等待他回答,始终背对着他,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“我用封灵之术锁了你的魂魄。”很长一段时间安静以后,唐草薇淡淡地说,“不过那样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禁术。”这答案在李凤-意料之中,握起了拳头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唐草薇慢慢地说,“我只不过是……那个和尚罢了。”

    李凤-曾经那样问过唐草薇“你难道要做拿自己的肉喂老鹰的那个和尚”?

    唐草薇回答“如果不喂的话,那老鹰岂不是要死了”?

    如今他认他是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