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美小说网 > 言情小说 > 鱼妇 > 五 希望
    那天顾绿章从钟商山回来,晚上接到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凤-?”她认得是异味馆的号码。

    电话那边沉默,而后传来低沉稳定的声音:“不,是我。”

    是我?她骤然呆住,呆了好一会儿,茫然问:“……是谁?”不能辨认那个声音,因为不可能再听见,她以为不可能再听见了……

    “国雪。”电话那边的声息有些轻微的紊乱,“绿章……”

    “国雪……”她紧紧握着手机,心跳陡然加快,“你还在吗?你在哪里?你好不好?我很想你、很想陪你,对不起,那时候我没有和你在一起,我好后悔没有和你在一起,你在哪里?你在哪里?”原本以为,无论想通什么都已太迟,无论做什么都不能挽回,竟然突然有了倾诉的机会,她不知道电话那头是不是她太痛苦所产生的幻觉,是不是把任何一个人的声音听成了国雪,一只手紧紧握着手机,另一只手紧紧握住那只手的手背,她等不及听到电话那边的回答,“你在哪里?我马上过去找你,你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电话那边依然是国雪低沉的声音,仿佛说得特别沉重,咬字特别清楚。

    “什么对不起?”她一时没想明白,“你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咬了你……我……”他仿佛非常痛苦,却又一字一字说得特别清楚,“很后悔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没有陪你,我没有想到……是我对不起你,你在哪里?我很想你……”她说了从来没说过的话,曾经以为爱不爱、想念不想念、彼此对彼此有多重要从不需要说出口,但其实不是的……爱恋多少、想念多少,是不是要求一直在身边,要说一遍两遍三遍以至无数遍才能一点一点地积累起安感,才能抒发彼此对彼此的渴求和需要,否则就是欠缺……欠缺了什么将彼此牢牢牵系的东西,没有了深入彼此心灵血脉的东西,分开了之后无法相信彼此安然无恙……

    “我在异味馆。”桑国雪的语凋仍旧很沉着,即使带着一股痛苦的味道,仍旧让人鲜明地感受到他的确存在。

    她呆了一下,这是从异味馆打来的电话,他的人自然在异味馆,为什么一点也没想到?“我马上过去找你,你……你不要走。”她手握手机,立刻从家里跑了出去,妈妈爸爸在身后惊讶地呼唤,她应了一声她去找朋友,而后再也没有听见。

    钟商市的夜,如往常一样黑。

    她家距离异味馆并不远。

    夜里九点,风雨巷的青石板湛湛映着月光,竟有些积水般的幻觉,又仿佛那些清潋潋的影子是童话中仙女的恩赐。顾绿章踩着月光跑着,脚步声在风雨巷中分外清晰,这条巷子原本很长,今夜显得更长,远远传出去的脚步声,犹如没有尽头一样,听不到丝毫回音。

    突然脚步声停了下来,她在风雨巷的中段、在青石板的中间,看到了一具骷髅。

    那个骷髅胸口的肋骨残缺。

    那是什么?

    国雪?

    她极其惊骇起来,她看到那个骷髅脖子上系着一条围巾。

    她亲手绣的围巾。

    国雪的骸骨?

    怎么……可能……

    就在她震惊骇然的时候,那具骷髅突然消失,又变成了唐草薇的影子,穿着华丽的衣服,笔直站在那里,以冷漠的眼神看着她,很快那影子再度消失,变成了尚未变老的沈方,在笑。

    是谁在这里搞鬼?

    是谁——

    她一个人面对着不断变幻的那个影子,突然那影子化成了坠河之前的国雪,刹那间到了她身前,温柔地抱住她的身体,对着她的咽喉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幻觉、遗憾、亲近、死亡、毁灭、爱情……”有人在身后淡淡地说,“死之前,你关心的人还真不少,你真的只爱慕桑国雪吗?

    咽喉传来熟悉的剧痛,幻影消失,她惊骇地发现是自己双手的骨爪刺入了咽喉,努力挣扎却无法放开,鲜血流了出来。眼前突然又出现了国雪的影子,他从街道那头跑了过来,似乎喊了她的名字,突然那影子又变成了小桑,小桑!

    咽喉感觉到骨爪已经抓到了颈骨,刺得很深很深,她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幻影,她想见国雪,可是临死之时,却想看见……小桑来救她……

    想见国雪……

    想要获救……

    眼神失去焦距之时,眼前仍然摇晃着小桑的影子……

    为什么,没有期待国雪……

    死去的时候,国雪的一生自头脑中闪过,他似乎一直还是那样,从来没有想过……要求国雪付出什么,她一直追逐着他的影子,竟然没有期待过他回头……

    扶她一次。

    ☆☆☆☆☆☆☆

    桑国雪缓缓放下电话。

    心情很激动,抬起左手按住心脏,他和绿章在一起两年了,情绪一目平静如水,约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