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美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闲云公子 > 第4章
    「闲云公子,请。」

    「都是自家人,少德兄不必客气。」

    那声音温润如玉,带点清冷,比起何哉是悦耳太多,这样的声音配上一个美男子倒是美事一桩,她一向视美人、美物为毒蛇猛兽,但也抱持着远观欣赏的角度,于是她回头瞄瞄,进厅的除去古少德,就是一名白袍潇洒的青年了。

    她一愕。

    这就是无瑕美玉闲云公子?

    公孙云本是随意扫过她,而后迅速调回来,停在她腕间的天奴环。刹那间的停顿,她注意到了,但她不动声色,有礼地作揖。

    他目不转睛,徐徐施以回礼。

    「她是天奴。」古少德低声道。

    「原来是天奴……」公孙云喃着,注意力不再放在她身上,上前捻香祭拜。

    她又瞄着厅外,问着古少德道:

    「古少侠,外头那些狗……够义气的江湖大侠们围着那青年是……」怎么看都像是一群狗在抢骨头!如果她没搞错,那青年是跟闲云公子一块来的吧。

    「那是五公子,在数字公子中排行老五,是辅助闲云公子写史的手下。」

    「原来如此。」真高招,下次有难,她考虑比照办理,把何哉丢进人群里,她学闲云公子逃之天天。合作无间,一向是用来形容她跟何哉的。

    古少德见公孙垂I上完香,又上一前道:

    「少庄主正跟个天奴去见老庄主遗容,很快就会出来。」

    公孙云闻言,瞳眸抹过异采,神色不动道:

    「老庄主果然德高望重,连天奴也来吊慰。」他望向她,作揖道:「在下公孙云。」

    「小女子王芸。」她再回礼。中原人礼数有够多,她怀疑中原人一生里至少有一半都花在彼此的客气回礼中。

    「王云?」他慢慢地重复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「公子是闲云野鹤,小女子只是水上云而已。」不知为何,当他念着她名字时,她有点毛,也觉得有点耳熟。

    他定定注视她一会儿,才平静道:

    「原来是江上之波,这名字取得好。」语毕,顺口问道:「不知王姑娘于哪位主子名下做事?」

    她答得也快顺,笑道:

    「我在皇甫家手下做事,不过,都是做一些小杂事而已。」

    「白明教皇甫家啊……」公孙云缓步绕着她转了一圈,当他走到她身后时,目光直落在她束起的乌发。他垂下眸,让人读不清他的神色。「果然强将手下无弱兵,王姑娘敢与同伴回到中原故地,勇气实在令闲云佩服。」

    「皇甫家?不就是魔教左护法?」贺容华自后厅而来,何哉尾随其后。贺容华道:「这十几年来,皇甫家在白明教已有没落之势,闲云,汲古阁可有收录皇甫家的事?」

    「皇甫家自十七年前传予三岁皇甫女儿后,再无下文。」公孙云清声答道,又意味深远地说着:「至今,连云家庄都不知她的长相、她的去处,她的喜好,甚至,连她手下有多少亲信都查不到。」

    贺容华冷冷哼了一声,道:

    「听起来挺神秘的。白明教历代左右护法都是下任教主的候选者,这代左护法皇甫,右护法车艳艳,后者喜收天奴,几次挑衅咱们,看来下任教主多半是她……王姑娘,你们身处皇甫家,这左护法的心思如何?」

    王芸见何哉来到自己身侧守护,才道:

    「少庄主这样问,唉,我该怎么答呢?我毕竟是皇甫家的下人啊。」她假装挣扎着,察觉公孙云清寒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她身上,她叹息:「其实这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。皇甫家并非神秘,而是真的没落,皇甫小姐才智甚差,根本无法胜任护法之职,何况是教主之位呢?我想,再过两年,这左护法之位便会易主,闲云公子用不着再将皇甫家记下去了。」

    公孙云不置可否。那双带冷的俊目一直落在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她视若无睹,对何哉道:「咱们也不能一直留在这里麻烦少庄主。」

    何哉点头。「是该走了。」

    她又瞥见贺容华的手指剧烈抖动着。隐疾,肯定是隐疾!

    「这么快就要走了吗?」贺容华道,招来婢女。「何兄、王姑娘,你们连杯茶水都没喝上,这样来去匆匆,倒显得我这主儿失职了。」

    「目让我们进来上香,足见少庄主有容人之量,这样的人,将来承袭父位,老庄主在天之灵一定欣慰。」她恭维着,看着那婢女端过茶水,古少德就近接过托盘,贺容华顺手拿来再交给何哉。

    何哉先递给她,自己再取过一杯。

    「天奴在中原不便行走,王姑娘你们可要小心,如果有难,一定要找人解决才好。」公孙云始终带点漫不经心。

    「这是当然这是当然。」她细细品茶,中原的茶真不错,有机会一定要打包带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