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美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闲云公子 > 第8章
    那只是他老人家试探咱俩忠诚,闹闹天贺庄就是。」

    「为什么教主会这么想?」车艳艳若有所思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「因为教主就是这样的人啊。」王芸长叹道。

    车艳艳沉默一阵,神色古怪道:

    「皇甫,为什么你总是猜得中教主的心思?教主提了,如果你真能猜中他的心思,就要我罢手不做。」

    「……」深吸口气,世间真美好;再吸口气,世间虽然有个教主,但还是很美好。王芸忍得一肚子热血,苦笑道:「车护法,那是因为你成天花心,我成天揣测圣意;我的头发已有华发之迹,哪像你,越发娇艳,男人不动心简直不是人。」直瞟着公孙云,盼他露个笑,骗骗车艳艳都好。

    公孙云冷目回报王芸,她自讨没趣,只好再叹口气。男色不用,有何意义?

    车艳艳冷哼着,吹声口哨,前厅天奴纷纷罢手,她也不数还有几个天奴存活,等何哉回到王芸身边时,车艳艳道:

    「你对这天奴真是好,把一身绝学教给他了。」

    「人不能藏私啊,何哉对我忠心,我也不能太虐待他,是不?」王芸笑道,皓腕一翻,任着何哉将没有鞘的剑身送进她的玉箫里。

    「你我都得回教复命。」车艳艳又瞧一眼公孙云,媚声道:「如果闲云送我出中原,我愿意马上走。」

    王芸闻言,差点扑地。

    她是知道这女人性喜狩猎上等男子,但也没有必要转换这么快,刚才还是敌对立场耶……她叹口气,负手去面壁思过。

    男女之事,她不插手,九重天外的天仙是绝对瞧不上魔教的女人,她也不认为车艳艳是真心爱上这个天仙……她假装欣赏雪白的墙壁。

    「姑娘。」何哉平静地唤着。

    「我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,你要留下,我放人便是。」她很大方。

    何哉一语不发。

    她叹气。「昨晚你问我,为何老庄主易了容?这答案其实很简单。如果连贺容华、公孙云都没有看穿,那答案只有一个,就是他们都知道有人取代老庄主,你道,他们图的是什么?」

    何哉垂下眼,没有回头看棺木。

    「多半是老庄主生前后悔了。」她非常专注地盯着墙上的某一点。「当年你成为天奴,老庄主想必是恨铁不成钢,托了理由报你假死,不愿想办法救你出白明教,他老人家临死前,一定为此后悔不已。」

    「正是。」贺容华进了后厅,听见王芸的话,不由得轻惊。「王……皇甫姑娘当时不在天贺庄,却熟知先父心情……」他动了动嘴,终于低喊:「大哥!爹在几年前就后悔了,却又无力找你,临终前他托闲云公子帮忙,将他尸身另藏,暂不下葬。如果你还念父子之情,一定会回来见他一面,如果你能认出有人易容成爹,那是你功夫还没有搁下,如果你因此而留下追查,爹说,父子未断情,你性格未变,天贺庄是你的,庄主之位也是你的,别管天奴的身份,你永远都是贺家的子孙!」

    真感人,她摸摸鼻子,确定自己忍住眼泪鼻水。这就是何哉对她临时下毒的原因,好有理由留在天贺庄查明真相……只是,他下毒也够狠,不毒自己却来毒她……她很识趣地移开几步,任这对兄弟说话。

    她也挺可怜的,哪儿都是成双成对的,就她一个人被赶来赶去的……她回头一眼,车艳艳已不在,只剩公孙云。

    公孙云在那儿伫着,并没有要远离这对兄弟的打算。也对,他是云家庄记史的公子,理当把这一刻记下来,她来到他的身侧,道:

    「闲云公子,方才多亏你相助。」

    公孙云望着她,慢条斯理道:「我是护棺,不是护人,芸姑娘想必清楚才是。」说到「护人」时语气有些加重。她当没听见,笑道:「是是。那个……闲云公子可会送我们出中原?」

    说送是好听些,一路监视才是真。

    「为免车护法对我误会加深,我不会亲自送,但会请几位老前辈送你们出去。」他道。

    王芸皱皱眉头。这不是摆明押着她们出去吧?同样是监视,但公孙云送,那意义大不相同,至少车艳艳心甘情愿地被送出去。

    她不喜欢跟车艳艳同处一室,就是此女心情不豫时,杀人图痛快,也不懂得毁尸灭迹,到头还遭人来追杀……

    要她,她至少先挖个坟地,或者讨个化骨散来,再动手……唔,当然只是想想而已,她双手不沾血腥,不沾不沾。

    她寻思片刻,又与他对望半天。他似乎一点也不介意她的打量,她注意到他的俊眉轻扬,在等着些什么。

    她深吸口气。自来中原后,她需要大量空气的机会变多了,因为她发现忍字头上一把刀,那把刀一直悬啊悬的,很容易断线的。

    「闲云公子当真不便送咱们出去吗?一点机会都没有?」她很卑微地问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