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美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脂剑奇僧录 > 第五章 旑旎春光洞中洞 惨淡生涯空外空
    “海东青?”

    甘苦儿一拍头,不由想起昨夜在胡记酒楼听到的话。他把身子挪了一挪,离开海删删远了点儿,伸舌笑道:“原来你是个女马贼。小苦儿怕怕,可要离得你远点儿了。”

    海删删知他玩笑,不由展颜一笑。她容貌本好,这一笑,当真如明芝玉露,清透闪亮。小苦儿贼性不改,为她那一笑所动,不由沉吟道:“你倒底是笑着好看些呢还是发怒时好看?我真的都弄不清了。”

    海删删听他夸赞自己,虽说他年纪还小,出语嬉闹,却也不免得意。她心里一时暗道:和这么个小活宝在一起,只怕任谁也难平静下来,不是发笑就是发怒吧?她忽想及刚才初见小苦儿时的情形,脸上不由一红。甘苦儿倒没她那么多弯弯曲曲的心思,嬉笑问道:“你哥哥是不是正在和胡半田打架呢?”

    海删删‘咦’了一声:“这你也知道?”

    小苦儿笑着一拍手:“我可是前知五百年,后知五百载,开天辟地以来第一个神仙。就他们那点儿事,我不用掐手指头也算出来了。我还知道,他们打架的原因,是为了一个和尚。”

    海删删的神色一变,脸上黯然下来,闷闷道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她担心起哥哥来,心情一下跌落到谷底,半晌才怅怅道:“你问我为什么要在这么个大雪天还不知死活地跑了出来,其实、我是为了找一个人的。”

    甘苦儿一愕:“谁?”

    海删删叹道:“就是你说的那个和尚了。——如今,满辽东都在找他。虽然他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他的名字,但我知道,他一定就是‘孤僧’释九幺了。我从小就听爹爹提到过他。我想,普天底下再没第二个和尚能有他那样的风神气度了。”

    她口里这么说着,眼前似早浮起了那僧人的形影,口里不由轻轻一叹:“他到底知不知道他现在已身在险境了呢?那么多人都在找他,包括我哥哥——他可是我那个哥哥口里切之念之,恨恨不已一定要寻找到的‘妖僧’呀。”

    甘苦儿眼中让人难以察觉地一亮——那瞎老头所说的不错,他此来辽东,看似出于无意,可是心里却有着小算盘的:他心里一直在留心着那‘孤僧’的行踪,因为,找到他,也许就可以找到妈妈了。他心里不由升起一丝兴奋。但他虽年小,看似天真,却也最擅掩饰心中所想了。他一时不接话,淡笑问道:“你哥哥为什么要找他?”

    海删删幽幽地道:“我娘说,哥哥认为‘孤僧’是害了他们一门一族的大仇。如今,他们门内虽没有什么人了,但只要哥哥在一天,他就想要报这个仇。好多事,我哥哥他还以为我不知道,其实、娘早就告诉过我了。自从三年前,娘她去世了,我父亲也终于走火入魔、风瘫之后,我看见哥哥那狂喜的样子,就知道他打的主意了。那一天,我听得他一个人负着手在海边低声喃喃,念了半天口里只重复着一句话,翻来倒去都是:‘八千子弟今何在,八千子弟今何在?’我就知道,他一定已在打听‘孤僧’的行踪,要有所行动了。”

    甘苦儿一愣:“八千子弟今何在——那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海删删看了小苦儿一眼,似是在估量他这人可不可以信任。一看到小苦儿那么坦荡可亲的容样儿,不由放下心来。她似是这几天心下也正徘徊转恻得苦恼——那苦恼本是她一个小女孩儿的心里承不住、容不下的,偏偏又找不到一个人来诉说,这下终于有机会了,不由不要一吐为快。只见她想了会儿,轻叹道:“我知道,在哥哥心里,其实一直是恨着我父亲的。你知道关于‘堕民’的传说吗?我哥哥……他就是一个堕民。”

    甘苦儿暗暗神色一正,听她的话古怪,不由插嘴道:“你哥哥恨你父亲?为什么?他从小老挨你父亲打吗?你父亲又是谁?”

    海删删抬起头,直看向洞外已经漆黑的天色中的直北方向:“我的父亲,你只怕听说过。他就是‘北海若’。他的名讳叫做海若,因为一直住在北边,别人称为‘北海若’。我们一家,就是世居北海,一向少与中原来往的‘冰宫’一派了。”

    甘苦儿一愣:“北海若?”这名字连他听到都不由吃一大惊。他虽年小,但出身不同,虽说身为仆役,那可是他玩闹下自己找来做的。这世上之人,哪怕享名极盛,在他心里,能让他稍瞧得上一眼的只怕也没几个。可——‘北海若’——那就是在狂傲绝世,视天下英雄如无物,一向自期为天下第一人的姥爷口里,也是一个提及时不能不一示尊敬的人物。北海若人称北海王,是极北一带武功修为已成传说的‘冰宫’之主。他也是当世少有的据说一身修为可与中原‘大同盟’主神剑向戈相抗衡的一代高手。当世高手,在姥爷看来,不过五六人。这个不起眼的小姑娘——居然会是‘北海若’的闺女?小苦儿挠挠头,心里想:真还看不出,没觉得她功夫怎么高呀,是不是这小丫头在胡吹大气?

    他不愿显出惊讶,又嬉皮笑脸问道:“堕民我知道,可人家都是江南之人,你父亲是‘冰宫’主人,他儿子怎么会又是堕民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