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美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脂剑奇僧录 > 尾声 冷碧潭中拾姓字 软红尘外数风情
    浮槎河畔,水声隆隆。浮槎河就是在这里一落千尺,跌成瀑布,隆隆滚滚地泄落人间的。

    甘苦儿独立瀑布之口,他在天池边醒过神来,只觉得自己要独自一人走走才好,不知不觉,走了几里,就走到了这浮槎河边。

    他的心里很空,却又似很乱。这时,隆隆的河水冲填满耳,他只觉自己听觉都要消失了,却忽有一只大手在他的肩头按了按。他一惊,飞快回头,却见到一张极为豪雄刚烈的脸。

    只听水声虽大,那人的声音却响如雷滚,比这水声还大,只听他道:“好儿子,你真是我的儿子,也不愧是我的儿子。今天你表现不错啊,我剧天择的种果然不是孬种!”

    ——‘炽剑孽子’剧天择!——甘苦儿只觉耳中一轰。他怔怔地望着这个适才他还都不知是生是死的人。只听剧天择哈哈大笑道:“小子,不错。我一身内力你即能承得,那就一定是我的后代了。来来来,咱们爷俩重新规划下——怎么重聚堕民,好好他妈的干上一场!你老子这些年忍下了这些鸟气,咱们再跟天斗地斗一遍,来它一场地覆天翻!”

    甘苦儿摇了摇头——这不是真的,他不要是剧天择的儿了,这不是真的!

    剧天择见他迟疑,以为他不肯,怒道:“你要不听我的话,嘿嘿,你老子这‘补天大fǎ’和‘五色遗石’可不是闹着玩的,你不要以为可以部凭白收归己用。你要不代你老子出面,我情愿没有生你,要你永生永世受那‘补天’不成、反为所害之患。那时,‘五色遗石’所要炼的怕就不是什么真气,而是你一条小魂小命了。”

    甘苦儿脑中乱乱——剧天择以补天大fǎ为他灌顶,看来绝不是为救孤僧这么简单。他脑中一时大乱,却只是说不出话来。他怔怔地望着这个自称为自己父亲的人,死伤这么多,当年死人想来更是无数,他还不心甘?

    剧天择看他默不作声,以为他已首肯。仰天大笑道:“那向戈偷袭于我,岂知我要不散尽这一身功力,沉身钟乳之潭,岂能重塑真身,完就‘补天’。这老贼,这一次他可打错了算盘!”

    他一人在那里得意不止。他为惧‘补天大fǎ’最后一层境界之艰难,一向不敢轻易修练,恐反误性命。没想重伤之后,找到甘苦儿,逼入绝路处,只有将一生所修‘五色遗石’灌顶注尽后,终于突破了‘补天大fǎ’这最后一关。想至得意处,他意兴湍飞,笑声直压那隆隆瀑布,当真睥睨苍天,无比豪迈。

    这时,却听一人轻轻叹道:“剧师兄,你还是这么看不开?”

    剧天择与甘苦儿一起回头,望到的却是孤僧。甘苦儿忽一声怒叫:“我不是为了你才救释九幺的!我也不是你的儿子!你的什么惊天大业,我甘苦儿不怕,但与我无关。我不姓剧,我姓甘!”

    他这一声叫出,才觉心里似畅快了一点。他才才叫罢,身子就己扑出。他直扑向天池之边,他要找妈妈亲口说一句:“你不是他的儿子”,这样他才会心安。

    剧天择伸手一拉,却没拉住甘苦儿情急之下的隙中驹步法。他脸色一变,就要追出,释九幺却把他拦了一拦。剧天择嘿然道:“他用的是你的法子。这小子,进境倒快。居然连我也拦他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释九幺叹了口气:“剧兄,已过了十六年,还消解不了你心头那一点执念吗?你何苦又扯上这孩子。你可知,你但求举事,可一但举事,天下生灵何辜?凭什么又要凭白生遭一场涂炭。”

    剧天择一向岂是容人指责之辈?他神色一变,但注目到释九幺那孤立的身影,目光忽转柔和了些,沉喟一叹:“连你也不懂得我?我就是为天下堕民求一个正义呀!”

    他回身看着身下那千尺飞瀑,忽仰天一笑:“好,那小子不帮我又我何妨?我剧某一生,又何时求人谅解过了?纵举世滔滔,拚尽一生,我也要给那些欺人害世的家伙一个好看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又回望了释九幺一眼,眼中神色,说不出的沧然难释。他忽一声长叹,叹声里居然隐有悲慨。身子一跃之下,已顺着那千尺垂练贴水而落。

    释九幺回过头,却见到海删删。他轻轻的叹了口气,忽伸出一手摩在海删删头顶,口里轻声道:“当日、我不该与你相见的。”

    海删删痴痴地望着他,释九幺的眼里是悲凉,手下抚动,口里轻轻道:“忘了吧、忘了吧;算了吧、算了吧;散了吧、散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口间宛如催眠。海删删这时才一惊:他不会是要自己忘了他吧?如果忘了他,自己这一生还有什么感动可以剩下?那‘孤僧’释九幺却是自悔误导海删删,竟以自损之法行那脂砚斋的‘自消’秘术。海删删的脑子里渐转空茫。那曾深刻在她脑里的孤僧的影子,那两片唇角,那一横锁骨,竟真的渐迷渐淡,渐空如汗漫。

    甘苦儿沉入水中,抱着一块大石,直下数十尺,却觉身后微有波动,他一回身,居然见到了——小晏儿的脸。他们两人在水中无语对视,良久,小晏儿冲他摇了摇头,在他手